您好,欢迎光临我们专注于劳动法-上海劳动律师网

我们专注于劳动法-上海劳动律师网
 __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主页内容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正文

孙大午:企业的劳动力成本真的很高吗?

文章来源:泰山管理学院时间:2016-03-13 21:22:14浏览量:1411
摘要:老板都说竞争优势变小了,而劳动力成本高是致命的因素。我不认可这位朋友的观点,而且我坚信现在国内的劳动力成本并不高。

  孙大午,河北大午农牧集团监事长、“私营企业君主立宪制”创始人。一个为中国农民的前途命运忧心忡忡的思想者,甚至有人称他为“中国企业家的良心”,也有媒体称呼他为“中国农民的英雄”。

  孙大午先生也是第45届泰山管理论坛特邀嘉宾,曾为泰山管理学院校友、学生和优秀企业家分享成功经验。

  以下为孙大午先生关于劳动力成本的观点。

  前些日子和几位朋友聊天,说到了当前的经济问题。有位朋友说现在经济下滑,就业空间越来越小,是因为劳动力成本太高了。因为他曾经调研过很多生产型企业,比如电子制造业和服装加工业的企业,老板都说竞争优势变小了,而劳动力成本高是致命的因素。

  我不认可这位朋友的观点,而且我坚信现在国内的劳动力成本并不高。

  2015年7月份,世界银行公布了最新的人均国民总收入数据。在该数据中,中国以人均年收入7380美元排在世界第60位,不仅低于众多发达国家,连哥斯达黎加、土耳其、哥伦比亚这样的国家都比我们的收入高。

  我们的收入不高,能说我们的劳动力成本高吗?

  即便这份榜单的真实度有折扣,因为所谓的收入并不一定指劳动力的工资收入,但国家统计局在2015年6月发布的2014年平均工资数据应该更有说服力,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4年平均工资主要数据显示,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56339元,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36390元。单就全国城镇私营单位的工资而言,一年36390元,每月不过3032.5元,这样的工资怎么能说是高呢?即便在2015年,人们的工资有所提升,甚至提高20%,相比发达国家的工人工资,收入仍然是很低的。以大午集团为例,大午集团是农牧企业,农牧企业的利润率都很低,一般不超过5%,而大午集团工人的平均工资在2014年已经接近4000元,超过全国平均值900多元,但我仍然觉得工人的工资偏低。

  企业负担重是事实,但将企业负担重归结于劳动力成本过高,明显是看到了病症,却找错了病因。

  1 企业负担重,首先重在我们的企业承担了太多的政府责任

  比如五险一金。按照国家规定,企业为员工缴纳五险一金,虽然各省市的缴纳比例有差别,但绝大多数都在工资总额的40%以上,个别省市高达54%。即员工到手的工资是每月3000元的话,企业的实际支出是多少呢?应该是5000到6000元。换而言之,企业除了给员工发工资、缴纳各种税收之外,又拿出了工人到手工资的66.3%,甚至是100%,为工人缴纳五险一金。如果这些钱不是交给政府,而是发给工人的话,工人的工资立即能提高将近一倍——要知道,这样的社保费率,超过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,只有十来个国家比例与我国相近,但这十来个国家都是高福利的发达国家。

  2 企业负担重,是因为社会服务成本高。

  举个简单的例子,我们大午集团建了一座高标准的体育馆,可以说是保定市最好的体育馆,投资了6000多万。可是至今我们也不能正式承接大型活动。为什么?因为我们没有消防证明。是我们的消防设施不过关吗?不是,是我们的体育馆使用的是乡镇建设用地,而非国家建设用地。因为土地性质的问题,消防部门根本就不来验收,要拿到消防安全证明,我们就必须把乡镇建设用地,变更为国有建设用地。如果不能变更土地性质,那么我们这座体育馆就永远拿不到消防安全证明。这种社会服务的成本多么高昂?我们投资这么多,建的这座体育馆,无法充分发挥作用,这是多大的浪费?这是多么巨大的负担!

  除了证照等社会服务成本外,另一个明显的因素是运输费用。2011年河南时建峰兄弟遭遇368万元天价罚单事件曾经轰动一时,让货运企业的困境第一次赤裸裸地暴露在世人面前:如果不超载,按规定交费,则势必亏损,要想盈利,只能超载、逃费。我们的高速公路修得很快,很多,本来是希望提升运输速度,加快商品的流通,但高昂的收费成了物流的肠梗阻。这种高昂的运输成本绝不仅仅是货运企业在承担,而是所有的企业都在承担。大午集团修建了一条大午路,与荣乌高速相连。通车之后,大午饲料公司曾经做过简单测算,这条路每月可为饲料运输节约资金2万元。可惜的是,很多企业都没有机会降低自己的运输成本。

  3 企业负担重,还因为有很多隐形的成本。

  有人做过调查,民营企业特别是一些上了规模的民营企业,其领导人70%的精力没有用在发展企业上,而是用在了和政府打交道上,只有不足30%的精力来发展企业。这种隐形成本比那些看得见的劳动成本更可怕,企业家把心思放在了官场,就很难再专心于市场,对于企业家这种稀缺资源来说,无疑是巨大的浪费。

  回到劳动力成本的问题,我想,如果一个企业能够压缩甚至消除隐形成本,国家放开各种限制,降低社会服务成本,单纯让企业承受劳动力成本的话,那么工人的工资翻上一两番都没问题,企业仍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竞争力。但这是种理想状态,毕竟像大午集团这样完全靠自力更生,滚动发展,积累三十年的农牧企业实在太少了。我们的企业扎实,但走得也太艰难了。


本文章链接地址:复制此链接